shadowme

敬鬼神,尊天道;影子,就是鬼魅。鬼,是神的影子,史前影视中的形象。

市民社会不同于市井社会,欧洲古典文明时期的城市化,更像是市民化、而不是“市井化”
。当时的“雅士”以水代酒,高谈阔论,但生活的物资储备,未必多于某些大户人家赏赐给家奴的用品及饰物。

古代阿拉伯的城镇,大多是贸易集市,当地人大多住在城镇的四周边角,越是大户人家,住得越远。城镇的生活秩序多有保障,贸易则愿打愿挨地“对等交换”。古代阿拉伯和印度的数学成就,与城市的贸易效应密切相关。

贸易城市也不是“市井化”,同样是自由民。在《天方夜谭》中,古代阿拉伯城市中、存在着贩人市场。却未必卖了就一定成了奴隶,也许会有好运。

远古华夏城池,并非生活的主要场所,而是规避战乱,储备应急物资和族群财富的防御中枢。
这种规避祸乱的城市,更有章法,绝非市井社会,而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族群标志。


摘要:古罗
马与腊都是孕育欧洲文明的两大古国,而且其城市规划也一直为后人所借用,是现今城市规划的启蒙者。这两个国家传统文化上有相似也有不同,此篇文章则描述了古罗马与古希腊的城市特点。

关键词:城市、文化、希腊、罗马

希腊是欧洲文明的摇篮,到拜占庭和中世纪时期,希腊又是东方文化和欧洲文化的交汇点。悠久的文明给后代留下了绚丽灿烂的文化遗产,它们是希腊人的,也是全人类的无价瑰宝。希腊文明诞生于巴尔干半岛和爱琴海域。与起源于大河流域尽享水土之利的民族相比,这里的自然条件可谓恶劣。

古风时期的希腊城市(雅典、科林斯)为防止来自海上的侵袭,大都与远离海岸,而城堡一般都依靠陡峭地势。希腊的城市往往由两个中心,一个是以城堡、市场和卫城为中心,它们作为城市的管理中心,不仅在政治上而且在地势上也处于城市的高地,另一个是以广场和市场为中心,它位于城市边缘或者处于低地,作为城邦公民集会的场所。此外,在希腊还有其他类型的城市,譬如一些宗教和文化中心。

希腊语"Polis",愿意就是城邦,它是指一座自治城市,但也可能由多座城市组成。地中海天然的山地地形使人们自然的围绕着山体建设城市,城市的最主要活动的中心,城市全

部实在的精华,便是卫城,因为卫城首先是城市神的家园, 自然和历史流传下来的各种神圣职司也都设立在这里,雅典卫城只局限于自身那些高大的建筑物。

希腊城市的城墙与街道都依地势而筑,城市的中心一方面是神庙,另外还有广场(Agora),它具备政治、法庭、宗教仪式和集市等多重用途,并依广场建有一系列公共建筑。在希腊的本土城市的结构因规划而各异,而与此同时的殖民城市却鲜有规划可言,直至波斯战争后,米利都被毁后重建,采用了棋盘式规划。古希腊的城市规划已经不是简单的加法了,已经能明显的看出规划中将私人和公共用地及建筑分离的思想,而广场和公共建筑大部分都是位于街道交叉的空旷地带。

古希腊人口不多,规模不大,城市形成统一整体,无封闭,独立区域,功能分区不明确,广场剧院只是一种特殊点,居住区无等级之分,都能达到公共区。城市分三个部分,建居住区,祭祀区,公共活动区之间并无明确界限。国家体现全

体利益和公共区管理,祭祀区是景观观赏区,因此应有一定距离。城市力争与自然取得平衡,建筑整体用不规划达到与不规划的自然协调。古典时期以前,古希腊城市的发展基本没有规划,城市规划理论十分有限,善于创造、富有天赋的希腊人并没有创造出城市规划的方式,没有刻意地去创建一座新城市,而是自由地任其发展。

罗马地处于地中海亚平宁半岛且农业条件好与希腊,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罗马人不断开疆拓土,随着一系列政府扩张,罗马将整个希腊都置于它的统治之下,其文化成就对后世的欧洲有深远的影响,使之成为古典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后世文艺复兴的重要内容。

如果说在古罗马之前,城市是神和人的城市,那么古罗马之后,城市就转变为君主的城市。当古罗马成为地中海霸主以后,古罗马的统治者就以空前的城市建设规模、形式众多的建筑炫耀其国力的强盛。所以古罗马时期,为突出体现政治、军事力量,城市设计强调街道布局,引进了“主要干道”和“次要干道”的概念,公共建筑被作为街道的附属因素,城市广场

采用轴线对称,多层纵深布局,发展了纪念性的设计理念,以为宣扬和肯定现存制度服务。罗马广场就是日益扩大的君主集权思想的表现。它地处城市的中心地带,通常位于两条交通干道的交汇处,是一片开阔的长方形空地。城市愈大,其广场规模愈宏大。在空旷的广场周边,分布着城市官方奉祀的神庙和与公众生活相关联的法院、市场等重要建筑和场所。随着城市的发展与繁荣,众多纪念性建筑的修建使广场得到扩展和修饰,并成为展示中央权威的一种显著标志。自罗马成为疆域覆盖从西班牙到小亚细亚的帝国首都后,诸位皇帝均扩建了罗马广场,他们所建的广场都比其前任皇帝所建广场的规模更宏大,装饰也更加精致。从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君主集权思想对城市设计的影响。

古罗马建筑的类型很多。有罗马万神庙、维纳斯和罗马庙,以及巴尔贝克太阳神庙等宗教建筑,也有皇宫、剧场角斗场、浴场以及广场和巴西利卡(长方形会堂)等公共建筑。居住建筑有内庭式住宅、内庭式与围柱式院相结合的住宅,还有四、五层公寓式住宅。古罗马世俗建筑的形制相当成熟,与功能结合得很好。古罗马多层公寓常用标准单元。一些公寓底层设商店,楼上住户有阳台。这种形制同现代公寓也大体相似。

从剧场、角斗场、浴场和公寓等形制来看,当时建筑设计这门技术科学已经相当发达。拱券结构得到推广,古罗马建筑的木结构技术已有相当水平,能够区别桁架的拉杆和压杆古罗马建筑艺术成就很高,大型建筑物的风格雄浑凝重,构图和谐统一,形式多样。罗马人开拓了新的建筑艺术领域,丰富了建筑艺术手法。其中比较重要的是:新创了拱券覆盖下的内部空间,有庄严的万神庙的单一空间,有层次多、变化大的皇家浴场的序列式组合空间,还有巴西利卡的单向纵深空间。有些建筑物内部空间艺术处理的重要性超过了外部体形。

总之,古希腊与古罗马有差异也有相同点,古罗马不是古希腊的余辉。

如铁推沙的群山,令我感觉不到自己的步伐,却已不见了来时的那座城池。电池也得省省了,关机前就是这段视频啦~

不少网友开始咏秋了,下了火车几乎感到冬寒...出了城,就见到山峰结了霜。中午找了避风的地方睡了一觉,现在霜没了。

来了花园南街的西餐厅,路上见了西宁经典建筑,很有文艺范儿。

青海省西宁,藏族兄弟开的咖啡厅Coffee Top,省了我好几十块钟点房的充电上网费。附近的花园南街还有不少回民兄弟开的咖啡简餐,西宁的网咖似乎全部关闭了。

开启平行世界的现代文明


图1:古典丝织艺术


图2:古希腊众神传说


图3:在我心中早已无相的文殊菩萨,智慧的护佑者


【原标题】国人现代化需要继续保持的思索


  现代化,在西方社会,也并非标准化的历史进程,而表现为各个国家或民族的社会生活方式,对传统模式的自我超越——人类的勇气、真正的勇气,始终在于对文明创建能力的自我超越,如同每一个人都具备远远超越生命局限的智慧成长本能、正所谓“活到老学到老”的无止境自发追求。


  一、丝绸文明、陶瓷文明的古典式繁荣,在近现代去了哪里?


  我们都知道,古典华夏文明主要因其孕育的丝绸和陶瓷的华美工艺,而得到世界的关注。然而,从什么时候开始?丝绸与陶瓷的繁荣、却悄然淡出了祖国故土;还有重新繁荣的必要与可能么?

  据央视“非丝绸专题”纪录片的传述,清朝后期,政商两界的高手胡雪岩、曾率江浙丝绸商户,集中江浙农工商各界的几乎全部资源,与日本丝绸工业展开了历史上最为壮观的丝绸贸易“市场经济”大决战。最终,无法招架对方工业化缫丝的高效率低成本而全军覆没,一千多年的丝绸辉煌从而淡出了祖国故土。

  据英国BBC的陶瓷专题纪录片记述,在咱们祖国的明清之际,英国已有不少工商界陶瓷爱好者、赴日本学习陶瓷工艺——为何没来明清社会?纪录片中没有明说,也无需说明——这并不影响英国瓷器工业发展的后续进程。英国人在某些矿区发现了不同于明清社会和当时日本陶瓷原材料的土质土壤,开始了陶瓷的工业化生产;从普通廉价的陶瓷制品,迅速扩展到美观且可市场化普及的中档瓷器。其中的一位企业家,首创了展销的模式,在伦敦设立了他的瓷器展销中心,提供免费的茶饮服务、扩充其瓷器顾客群体。如此,工业化的生产体系、与大众化的营销模式相匹配,终于突破了贵族化、收藏型的瓷器产销传统,把英国瓷器送入了全球市场。数十年间,英国瓷器的大众化时代,在国际市场上取代了咱们祖国故土的陶瓷辉煌。


  除了工业化的冲击,更值得国人现代化的思索课题,在于:

  1、在商业得不到应有重视的农业文化传统中,经典的丝绸工艺和陶瓷工艺,何以得到长期的、一枝独秀的创新式发展?

  2、在缺乏科学思维,甚至缺乏“文字化、学院化”技术传承的传统社会中,经典的丝绸工艺、陶瓷工艺又是如何普及、且不断创新的?


  我认为,首先需要清醒认识的是,传统农业社会并非单纯依赖农业的经济体,而是自给自足的综合经济体。传统的“正统阶层”重农轻商、缺乏技术创新的热情,但在民间社会却不乏能工巧匠,就连御用的高手、也大多出自民间的培养,几乎没有“太学”培养工匠的“正史”记载。

  在传统典籍中,也只有《齐民要术》《天工开物》等屈指可数的技术类文字化规范或传承,以及医学方面的典籍,未能形成门类丰富的科学化“技术正统”形式。直至明清时期的精美古典家具工艺,也只出现过研习木匠活儿的皇帝,而没有提炼并传承木工技术的学校或典籍出现。

  不得不说,传统社会的技术创新和工艺进步,主要来自民间“综合经济体”农工商“并举”的自发创建。这种自发的能力与活力,恰恰来自古典文明的“生活艺术化”熏陶;民间,包括乡村,基于远古即已成熟的农业生产技术,在充足的农闲期间、怀着优雅的生活品位和创新的热情,不断改进丝绸工艺、陶瓷工艺,还发明创新了造纸术、活字印刷术、无缝无钉的华美“东方木建筑工艺”……包括大部分古代名医在内,这些技术创新的中坚群体,包括不少淡薄功名的“学者型工匠”和落榜的书生。明朝李时珍,为了追随其父亲完成《本草纲目》的修订,而放弃了仕途科举;出于发挥《本草纲目》参照作用的目的,又无条件地主动把《本草纲目》交给了朝廷和皇家;这在传统社会,并非“愚忠愚孝”的常见现象,而是“济世”美德的可贵延伸。


  尤其需要重视的一个启示,生活艺术化的工艺技术,并不依赖科学的“指导”;恰恰相反,生活艺术化的工艺技术,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催生了现代科学——以人类认知特征为基础的科学体系——而摆脱了神权的教条制约,也超越了古典哲学的纯粹思辩,形成了造福人类实际生活的学问方式。

  作为现代化的学问方式,科学的特质、技术的生活艺术化应用,是国人现代化不可忽略的思索主题。欧洲的现代化,缘于宗教文化在社会生活中的艺术化转变,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宗教改革;咱们今后,人的现代化,还有哪些出发点或“未出发的文化传统”领域?

  人的现代化,只能是一代代的文化探索与累积,不同于物质化的建设或工具的改进、可以三步五步或“三步并作两步”地实现;国人的现代化,不同于国家的现代化,而必须是社会民众、情感生活与智识方式的不断丰富和完善。

  因此,丝绸、陶瓷的经典工艺,也许可以是“不必急切”的复兴,民间的生活品位和创新热情,才是实现自我超越的主题。


  二、工业化的现代创建与竞争冲突


  探讨现代化,尤其关于“人的现代化”,绕不开工业化的课题。

  现代文明,在西方,虽以意大利的文艺复兴为起始,却常常以工业化企业化的生产方式、及相对应的物质生活条件的改善、作为突出的成就。

  这其中,有许多值得国人深思的现代化谜题:


  首先是与工业化密切相关的科学技术课题。

  意大利在文艺复兴时期,创建了第一批具有现代格调的高等教育学院,且能够在当时的教皇所在地、与宗教文化争辉,这是意大利独特的历史文化所酝酿的奇迹。

  之后,由于神职要员牛顿创建了“现代科学家的经典角色模型”,英国迅速成为了近代西方的科学技术中心。结合社会经济“企业化发展的创建”,英国率先开启了工业化的现代进程,创造了西方社会现代化的又一个奇迹:在欧洲大陆之外,建立了日不落的全球化大联盟。

  意大利人拿破仑到了法国,欧洲大陆随之活跃起来,科学技术中心转移到法国之后,又转移到了德国。也许,德国率先进行了宗教改革,是重要原因之一;也许,德国作为工业化的欧洲资源大国,是更为有利的因素。

  可以肯定的一个结论,科技中心的转移,实际效应则是科学技术在欧洲的普及化传播,有效削弱了中世纪教条式的制约。


  再则,企业化的生产经营,成就了现代化的重要社会化方式。欧洲现代社会,出现了“平行世界”,可称为“宗教文化的世界”与“经济生活的世界”。

  至德国学者马克斯·韦伯的《宗教伦理与资本精神》,标志着这两个世界达成了充分的沟通与融洽的互动。企业有了宗旨与章程,宗教更显得慈悲而宽容,基于“宗旨与章程”的对等互利、成为了西方现代社会的基本构建方式。

  由于宗教文化的现代化,西方社会的竞争也逐渐规范化,甚至,连战争也有了规则——尽管交战各方未必都能遵守。

  我认为,国人的现代化、以及对现代企业不同于传统家族企业的认识,需要特别借鉴宗教文化对西方现代企业精神的影响:Company显然完全不同于Family,西方企业为何通常采用Company的形式?


  然而,另一侧面的竞争冲突中,Copamny也表现出不如Family的关联程度;尤其是因经济利益而导致的战争中,没有永远的对手、也没有稳固的朋友。

  工业化似乎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减轻、甚至替代人类的体力劳动,但历史事实却是:工业生产不仅需要大量的“劳动力”,还需要巨量的“消费群体”,从而形成翻倍超越传统社会的“商品化市场”。

  故而,在西方现代化进程中,“全球化”是传播工业化成果的过程。只是,这一过程很快就达到了“饱和”状态,不仅是“市场的饱和”,也是自然生态环境容量的饱和——更不必怀疑自然资源与能源的相对有限。

  也就不难想象,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柏拉图的《理想国》,在二十世纪却面对着人类历史上最为惨烈的战争时期。人类的行为,总是与初衷相去甚远,只因自古就缺乏预测能力。


  包括爱因斯坦在内,所有怀着造福人类的美好情感而探索发现、发明创造的科技巨匠,并非竞争冲突的热衷参与者。但科学技术,确实在战争中更为迅速地获得了发明和发现——也不难想象,这些发明和发现、与人类的哪些行为具有更为紧密的关联。

  我认为,过高评估或过于看重工业化的现代意味,无疑会削弱现代文化和宗教改革的现代化意义。现代历史,如果真有相对应的文明创建,堪称为“现代文明”;则应该具有消解竞争冲突的智慧,应该具备保障和平的“有效”措施,还应该创建“人与自然”的崭新关系。

  如果把“工业化”修订为“企业化”,并重视宗教文化的不断完善,现代文明、想必可以提炼出更多的创新领域,人类有望达成更丰富的共识与探索方向。

  目前的地球上所生活着的70亿人,不知是工业化催生的市场规模、还是所需的劳动力资源,或者是可造福的潜力标志;不排除,工业化和全球化,还有可能再翻倍地多支撑70亿的地球居民,但谁能保证,都能实现“人的现代化”?


  三、宗教文化的智慧寓意


  在与网友的哲学探讨中,我领悟到西方神学与东方佛学的重要通融:

  神的喻义,是自我控制的理智;

  上帝的启示,是善用控制能力的理智;

  古希腊的存在being,意味着保持或回归“自发的关联体系”。


  因为,人类的个体难以实现“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自在型自控。起初,是迫于生态原始的环境压力与生命的生存本能;之后,则受到历史文化的风俗制约;现代,则面临人类社会经济生活的竞争冲突。

  难以实现自我控制的人类个体,需要现代法治的保障与指导,而实现“神性般”的自我控制——这种自我控制,又是与角色相对应的,正如古典神话中的众神、都是各司其职的不同角色;人类的自我控制,对应于天然的角色特长,比如男人永远无法成为“合适的母亲”、而只能努力成为“称职的父亲”。

  而在佛教中,与“神”理智同层次的、是罗汉;与“上帝的启示”同层次的理智、是菩萨;与“存在being”同层次的理智,正是佛的智慧。


  我们不仅需要重新理解古典智慧,还需要“还原”自古创建的一些“基本的社会角色”:医生、教师、士大夫、画家、诗人、乐手,还包括家人、亲友、尊者、贵宾等等。

  这些基本角色,原本就是适合担当的人们逐渐累积文明成果、而自然形成的个人社会化形式,因而,还是应该像当初那样、由“天赋合适”的志愿者担当;而不是“找工作”求职中的挑挑拣拣,更不能停留在“谋生”的个人生活层面中;而应该成为现代化的成长契机与宝贵机遇,如此,人类社会在整体上、才能达到“理智的关联”,成为being的长久平行世界。

  大多数人,生来必须能够承受某些意想不到的苦难;既然如此,也就没有必要回避苦难。成为自己,并发挥自己的天然特长,可以作为生活的基本意义;而艺术化的生活,则是人生最为美妙的体验。

  现代化意味着每个人自我的哪些超越?怎样实现突破?或许,只有古老的宗教文化可以解答。


  我们既被所知障困扰,又处于从无知到有知的不断学习中。

  如果有条件,每个人都可以做一个“平行世界”的物理实验:

  把大功率的点唱机,放置在超音速装置中做圆周运动;待这个系统突破音障,实现超音速运行后,遥控开放部分壳罩或开放音孔——但无论在多么接近这个超音速圆周运动系统的任何方位,以任何方式(包括超音速同步运动的方式)进行高灵敏度的拾音,都无法接收到点唱机播放的声音。


  音障,是声波与传播媒介的“超传播速率”所致,与系统的运动方式无关;音障所造就的“平行世界”,喻示着光障同样造就了相对于人类认知极限的众多“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是可知的可理解的、从而可以沟通可以互动的世界。人类文明进程中,因为历史文化的不同发展条件,而形成了文明演进的平行世界;同样,可以相互沟通、友善互动,咱们国人的现代化,应该成为对人类现代文明的完善,而不仅仅是追赶;至少,在现有条件下,可以达到罗汉的理智自控。

  时间,在平行世界中,无所谓坐标系的转换;对于人类文明来说,品质才是真正的时间。

~~~~~~~~~~~~~~~~~~~~~~~~~~

此文,作为对网易博客,以及最早的网易社区的留念;并祝乐乎高朋满堂!

水的种种:雨露、洪流、云雾、冰雪、蒸汽...

泥流阻路六小时,天明方见真面目

生命力的借贷(三)人工智能生态

++  至今人类也没清醒过来,无法定义自己的文明、因为无法定义自己。主流的观念依旧是神化逻辑,一切都是天赋的~却并不珍惜真正的天赋,长着没有色弱色盲失明的正常大眼睛,最常用的只是识别金额;长着能分辨方位、能分辨乐音与噪音的耳朵,最常用的只是听金喇叭的广告...一切都是天赋的,没错!但要珍惜一切的一切天赋啊!
++  至今人类也没清醒过来,也许迷惘得太久,就习惯了迷惘;甚至学会了享受迷惘,以至于讴歌迷惘...迷幻剂、毒品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大流行,人类在迷惘中嗨了起来,陶醉于神化理性的崩溃,似乎理性是迷惘的罪魁祸首...理性主义的精英们相互指责,继续边缘化对方是狂热的伪理性非理性的祸乱分子...
++  不多说了,人类的迷惘,就在于不知道该去再创建些什么!失去了英雄主义悲壮进取精神的当代人类,堕落到害怕肾亏的当代人类,居然不相信自己早已超越了基因智慧的地球原生态,居然看不出来、地球已然成为了人工生态世界~整天胡吹海夸自己的高科技,却想都不敢想像一下人工智能生态~有能力自发调节、甚至自发“为人类发展”而协同进化的生物生态!
++  人类对地球生命的信贷额度已借用到了极限,该用自己的智慧进行重建式偿还了。这种偿还,急需的是瓦特那样的能工巧匠,需要的是园林艺术大师,需要的是对生命的尊重与热爱。否则,神亲自现身、也爱莫能助。

生命力的借贷(续):职业与精英分化

++  工匠在人类文明伊始就已存在,由于古朴的英雄主义进取精神,原本可以获得极高社会地位的工匠们,也一直积极从事其他的各种劳动,而没能形成专业化的职业团队。对工具需求不高,原始技术易于推广,也是工匠团体迟迟未能形成的原因。毕竟,人类由弱转强的关键在于社会化的生命合力、智慧共享与文化传承能力,早已远远超越了基因智慧的原生态生命力。因此,工匠对工具的主导能力,及相应的主导意识、思维方式,迟迟未能得到广泛传播与树立。
++  工匠精神对于文明的珍贵,不仅仅在于提供优质适用的工具,更在于工匠精神符合生态跨界智慧,是超越社会生态不同形式、达成文化生态良性互动的自然理性最佳实现方式。由于工匠精神普及的迟滞,东方世界的农业单方面突出,西方世界则因耕地及其他资源较为短缺、而突出发展了商贸。历史学界也就一直在探讨重农轻商之类的课题。
++  实际上,被忽视的一直就是工匠精神。农耕文化中,农人的生命力越来越多投入了耕地~因为工具的改进达到了极限、耕地的规模也达到了极限,而人类的规模一直在扩充。从管理角度看,即使大土地所有者,也成为了耕地的奴隶,依附于耕地而生活。商贸文化,由于工匠精神迟迟得不到发扬光大,也只能局限于古典的范畴。游牧文化的牛羊产品并不引人瞩目,倒是作为交通神力的马匹,成了各种社会生态的军事宠儿。
++  对农田、土地和领地的依附,对牲畜耕力运力的依赖,对马匹战力的崇拜,逐渐取代了宗教文化的救世济世古朴英雄主义情结...人类失去了自然理性,虚拟了神化理性、以神的名义却实际作为物的奴隶,开始了长达数百年的频繁征战:人类与人类之间的相互杀戮。直至工业文明兴起,由于工匠精神的文明跨界特质仍未得到清醒认知,人类反而更加深重地陷入了物的奴性(卡尔-马克思所说的人类异化),进入了最为惨烈的自相残杀阶段。
++  在中世纪的西方文化中,人类不再是悲壮超越死亡的英雄,而是生来就必须赎罪的囚徒;在宋明理学名义下的中华社会实际生活中,人只能按照同样的目的活着、并按同样的目的赴死,人像土地或工具一样毫无个性可言,无需发挥任何创造力。古典文明在地球上似乎一夜之间全部中断,因为人类忽然失去了英雄气概,全部成为了神化理性的服从者。